欢迎访问:CaoPorn-超碰在线视频_超碰在线免费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保强的淫妻(1-6)】【 作者:雨夜带刀不带伞】

1
  保强有些郁闷,接了妻子银蓉的电话,没说上几句就被匆匆挂掉了,电话里冒出来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你什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他有些尴尬,他感觉到了周围和他一起参加节目的人脸上露出的意外,这和其他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没有嘘寒问暖,没有家长里短,没有秀恩爱般的撒娇,他不得不将话题转到女儿身上,“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你再不回来,你就不用回来了……”,女儿的话让他一阵抽搐,脸上一阵发干,这不是银蓉常常挂在嘴边数落他的话吗?
  节目组给参加节目的人每人三分钟往家里打电话,别人都嫌三分钟不够用,自己聊了不到一分钟,就被匆匆挂断了,他有点不是滋味,可能是妻子太累了吧,一个人照顾两个儿女是挺累的。但他怎么也睡不着,看着窗外皎洁的月光,他的思绪飞得很远很远,他想象着银蓉搂着两个孩子睡觉的样子,想象着两个儿女刚听完妻子唱得摇篮曲睡着的小脸蛋,灯一定都没有关,因为在家里都是他关的灯。
  他来参加真男子这个节目还没几天,就已经很想家了,一如他参加其他演出一样,恨不得当天就结束,然而他知道为了养家糊口他必须坚持下去,即使他一刻都不想离开家,一刻都不想离开银蓉,他要赚很多很多的钱,让妻子和家里人过上一辈子都不敢想象的生活。这次的出镜报酬是500万。
  2
  银蓉看着被女儿弄裂了的右手中指的指甲,心里还在生气,刚才保强的女儿弄脏了她的一幅漫画,那是她最爱的一幅漫画,漫画里一个戴眼镜的男人含情脉脉的捧着一颗心,银蓉想揪住女儿,谁知道她一溜烟就给跑了,银蓉一阵急追,逮住了啪啪两个耳光直接就搧了上去,搧第二个耳光的时候手指刮到了墙上,中指的指甲就裂了,直到现在还有点疼。女儿站在墙角哇哇大哭,她也不理。
  佣人噤若寒蝉的站在一边,没有银蓉的命令,她不敢上前去安慰那可怜的小 女孩。
  银蓉很不喜欢他和保强生的这个女儿,她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就有一种怨气,这种怨气直到看到越长越像宋仲基的儿子的时候,才慢慢消减,她没有确定过,但她相信即使不去确定,儿子的另一半基因肯定不会是保强的,她为她的决定感到满意,没能嫁给他,但能生一个下一个和他的结晶,是她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如果不是和他,凭着保强那几百年都没有进化的乡鄙野夫基因,能有这么优秀的产物?她不想自己优秀的基因被淹没在一堆没有开化的劣质基因里,再无显现的机会,优秀就该和优秀结合,这样才会催生出更优秀。
  3
  为了更优秀,她付出了很多。她又想他了,那个叫宋畎的男人,就是画在漫画上的男人,确切的说是保强的经纪人,在她眼里帅过宋仲基的男人,她大学时代第六任男朋友,如果不是保强横插一杠,也许现在她正躺在他的怀里美美的睡着了吧。
  大学临近毕业的时候,面临抉择,银蓉不得不在矮矬富的保强和高帅穷的宋畎做出决定,但她几乎就在一瞬间就决定了保强,她知道凭借她和宋畎再什么努力,永远得不到他们想要的生活,二流大学毕业的两个人要迈到那样的阶层太遥远了,炫目堂皇只能是痴人说梦,等待的只可能是大城市里暗无天日的地下室,朝九晚五一月领个两三千,斤斤计较的计算着花出去的每一分钱,每天除了疲惫就是沉重,以及这重压之下不可避免的性欲减退。
  她不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不能!她必须紧紧攥住保强这支蓝筹股,不管她愿不愿意。
  作出决定的那个晚上,她不得不抱紧宋畎,安慰他:“兰博基尼会有的,玛莎拉蒂会有的,冠希的品牌店也会有的,你喜欢的生活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我只不过走了一条捷径,相信我这条捷径上一路都会有你。”宋畎却淡淡的一笑,“你的决定是正确的。”
  那一瞬间,她觉得一股邪恶的快感从脚底升起,渐渐的漫过心底,为达常人之所不能,她的违心选择已经足以抵偿道德给她的那一丝不适,“我已作出了牺牲,我应该得到我想得到的”她这么想,她甚至有了一丝按耐不住的冲动,为可以预见的美丽生活,为可以尽情享受的人生,为即将亲手创造的一切。特别是她喜欢的男人同意了她的想法,她和他总在同一个频道上,冷漠,果断,决绝,她脑海里出现了动物世界里,两只眼睛泛着幽冷绿光的狼在漆黑的无边的森林里相互取暖的画面,狼是宋畎的崇拜动物。她知道人生苦短的几十年里,能够错失的机会不多,捷径就摆在眼前,没有人会傻到不走。
  4
  她很恼火保强再次打来的电话,就在她和宋畎赤身裸体在保强的宝马车里打得火热的时候,她和宋畎紧紧的交缠在一起,宋畎粗大的阴茎正深深的插在她的阴道里,她穿着两条深咖啡色的丝袜,两腿脚被干得高高的挂起,手机在一旁的座位上一声紧接着一声响着,她看到了保强的来电显示,她伸出手去够手机,宋畎压得她太紧了,她够了几次还是够不到。
  宋畎又是猛烈几次的急进直插冲出,直让她翻白眼,她想推开宋畎,却被宋畎死死的压住,粗大的阴茎进得更深了,插得她两只深咖啡色的丝袜脚都在打抖,再来一插,脚尖都绷直了,她又翻了次白眼,脚张得大大的在宋畎的身后抖了又抖,她真受不了这巨大的刺激。
  “管他做甚,不接也不会死人的,坏我好事……坏我好事……看我不搞死他……我他妈的……搞,他妈的搞死他……搞……搞搞……”宋畎喘着粗气猛冲一气,一边咒骂着,再次催动粗大的阴茎急速的进出,两粒硕大的卵蛋拍拍的甩在银蓉粉嫩的屁股上啪啪急响,银蓉的阴道一阵急卷泛液,她感到本已潮淖惊人的阴道又是一阵猛烈的收缩,泛滥成灾的一片淫液纷涌迭出,她尖叫了起来,屁股一个跳震,但她还是趁着宋畎弓起身子,龟头抽出阴道口,滴着淫液的阴茎蓄势,准备给她来一次长程冲刺的时候,把一旁还在响着的手机够了过来。
  她咧着嘴承受了宋畎那一下冲击,迅速的平复一下,接通了电话:“喂,保强吗?什么事啊,又给我打电话?”
  “老婆啊,我睡不着,想你了,你睡了吗?是不是吵醒你了。”电话传来保强的声音。
  “你应该知道我现在已经睡了呀……不,我还没睡着……我是准备睡了的……”银蓉不耐烦的敷衍道,宋畎又是几次猛烈的急捅,搅着阴茎又在她的阴道里搅上几搅,巨大的快感让银蓉不由的闷哼了一声,她一只手在宋畎身上猛捶了几捶,提示他她正在接电话。
  “老婆,怎么了,我怎么听你很痛苦?是不是不舒服?”保强听到了银蓉的哼声。
  “哦……我在办事,不是……我没事……”宋畎又是一阵抽插,银蓉真的要气疯了,一边是无所事事打来电话的老公,一边是情人凶辣火热的暴干。“我……没有啊,只是来了那东西,有点疼……”她编出了谎话。
  “大姨妈?上周不是刚来过吗?怎么还没完……”保强疑惑的问道。
  “是……还没完……可能不正常了吧”银蓉硬着头皮继续编,宋畎又是几次猛捅,银蓉又连翻了几次白眼,差点又叫出来,两腿挣张了几下,猛烈的一次高潮袭来,连她握着的电话差点拿不稳,“……不跟你说了,我要处理一下……”银蓉赶忙挂断了电话。
  没了电话的声音,宝马车恢复了平静,只有扑哧扑哧一次猛过一次的抽插声,宝马车也跟着摇来晃去,震弹得极富弹性。银蓉尽情的和宋畎织缠在一起,她要充分的享受,享受这难得一次的偷情,享受这大得异于常人鸡巴的进攻,虽然这只是很多次中的一次,但每一次都让她欲死欲仙,欲罢不能。
  他们换了一次体位,银蓉像狗一样的跪在车后座上,宋畎从后面急进,只是洞穴从阴道换成了肛门,肛门被插是银蓉感觉最刺激的性交姿势,自己最羞耻的地方被男人开疆扩土,被男人的生殖器填满,那种充实感只有切身体会才食髓知味,肛门已经被宋畎扩得很大,银蓉难以想象自己小小的屁眼怎么能放进那么大的东西,一次又一次的深深进入,她感觉自己快要爆炸,整个身体像是被插入一根危险而硕大的消防栓一样,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
  阴茎硕大有力,不惜力的每一次抽插,银蓉感觉每一次拉出都要把自己抽空了,每一次插入又快要把自己充爆了,抽与插之间一阵又一阵的快感将她整个人高高颠起,一直颠一直颠,她觉得自己飞得很高很高,甚至产生了迷离的幻觉,周遭的一切都不重要了,剩下的只是在自己无穷欲望的牵引下,一次又一次的被满足,道德算什么,不算什么,在赤裸裸的欲望面前只是一粒渺小的尘埃罢了,小到不用吹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银蓉半咪的双眼,眼珠子上翻,翻了又翻,几近无意识的呜咽声从喉咙里发出,她却根本听不见,这次的性交时间太长了,她足足被干了差不多一个钟头了吧,她想。宋畎很强,又持久,这是她对他最满意的地方,她有时甚至弄不清楚她到底是喜欢这个男人本身还是更迷恋他的生殖器,一根有如马卵驴蛋般的生殖器,捧在手里都极具分量,更不用说被它搞了。也许没这生殖器,她也不会喜欢吧,一个废物男人是没有女人喜欢的。
  5
  保强怔怔的看着黑屏了的手机,一切又归于沉寂,他总觉有什么不对劲,具体是什么他又答不上来,想着妻子往时的音容笑貌,想着自己温馨的家,那一丝的疑虑也很快就消散了,他笑自己傻,有什么好想的,得到妻子银蓉是上天对他最大的眷顾,他已经很幸运了。
  他忘不了遇见妻子的那一天,那是一个细雨刚过的早上,他来她的学校做宣传,在众多的欢呼人群中,他一眼就看到了她,他几乎是一瞬间就爱上了妻子,从一见钟情而后一发不可收拾,直至一定终身,那天他感受到了说书先生所说的贾宝玉遇见林黛玉那种激波荡漾和心猿意马,他从没有象那天一样难以自制,魂不守舍,如果不是碍于活动,他可能会冲动的冲进人堆里,牵上她就走了吧。
  他为自己和妻子能有如白娘子与许仙在断桥上相遇,一眼定终身的经历而感动,仅仅一眼就如此让他牵肠挂肚,刻苦铭心,欲罢不能。仅仅一个她冲他的欢呼和微笑,他就好像已经嗅到了从她的身上飘逸过来的阵阵味香,心居被一种无法诉诸于言语的感觉早早溢满,这是一种深藏在内心的灵魂感动,也是一种难于表述的美妙感觉。
  他喜欢她的飘逸长发,他喜欢她的蝉薄丝袜,他喜欢她的小小翘臀,他喜欢她婀娜的小蛮腰,她是清晨里翠绿青草上的一滴晨露,她是绝壁深谷里的一株幽兰,她是雪峰山上的埋藏最深的一冰纯玉,她是他的呼吸,她是他的跳动,她是他张开的每一丝毛孔,她是他涌流的每一滴血液,一切由此都有了意义。
  6
  激情四射的一次偷吃象以前的很多次一样结束了,宋畎伏在银蓉光光的背脊上,喘着粗粗的气息,粗如易拉罐般还插在银蓉肛门里的阴茎一次又一次的抽送,他咬牙把一股又一股的精浆白液尽数射进了银蓉的肛门里,抽出的时候发出了一声巨大的真空被破败的噗声,荡响在宝马车内小小的空间里,硕大的龟头滴着黄色肛液和精液的混合物,被插成棒球般大小的肛门还未愈合,内翻的肉红色肛肉和深幽的巨洞对比强烈,一直到银蓉无力的翻身摊坐在真皮座椅上,那洞才因挤压而合,白色的精液被挤出了肛门,滴了下去。
  银蓉想去找纸巾的时候才发觉纸巾已经用完了,她脱下一边脚上的深咖啡色丝袜,然后揉成一团塞进肛门里,用力抠了几抠,把分量很多的精液都抠到了丝袜上,丝袜很快就湿透了,她用丝袜擦拭了一遍下体,一把抓住一旁正在穿内裤的宋畎,掐着他的下巴让他把嘴张开,把沾满精液的丝袜尽数塞进了嘴里,恶狠狠的说道:“我叫你搞,叫你搞……吃下去……要是保强刚才发现了什么,我们就完了……嚼上……说了多少遍了,你还不觉悟,信不信明天我就开了你,看你怎么混……”
  宋畎一下有点懵,但看着怒容满面的银蓉也不敢把嘴里的丝袜给吐了,“……你到底给我嚼上啊……”银蓉啪的搧了宋畎一个巴掌,宋畎惨叫一声,不得不忍着恶心,对着塞在嘴里蘸满自己精液的丝袜嚼了又嚼,几滴被挤压的精液还顺着漏在外面的丝袜脚尖滴了下去。
  “滚蛋,下次再不小心看我怎么收拾你!”银蓉一脚踢在宋畎还未完全软下去的阴茎上,宋畎又是一声惨叫,“哎呦我的命根子啊……”
  “好了,别闹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太晚了佣人会发觉的,我只是提醒你而已。
  ”银蓉看着宋畎一脸的痛容,用一边还穿着丝袜的脚撩弄着宋畎被自己一脚踢软下去的阴茎,撒娇道:“老公,你搞得人家都酥完了,我都没有力气站起来了,都是你这个坏东西,每次都把人搞得欲死欲仙的。”
  宋畎把嘴巴里的丝袜吐掉,伏身过去,趴在皮肤滑不留手的银蓉的身上,在银蓉情欲还未完全消退红得发紫的小嘴上亲了一口,道:“老婆,好爱你啊,今天要不是该死的保强打电话来搅兴,我们还能更尽兴点,早点想个办法把他解决了,我们就逍遥快活一辈子了。”
  银蓉哧啦啦的几口,把还挂在宋畎嘴边的几条精液舔食干净,软得像蛇的身子往宋畎怀里钻,道:“还要从长计议,没这么简单,我也烦了,跟他七八年了,我都腻了,没文化的土包子,每次回来都往我身上扑,一个劲的傻干猛干,一点都没有情趣,烦都烦死了,一天都不想呆下去了。”
  宋畎一想到自己心爱的女人,每次回来都被保强搞,心头一阵郁闷:“放心,他这次没有三个月回不来,下次再给他接几部戏,连轴转,累死他,让他没时间烦你。
  ”
  “老公,还是你好,你真的好体贴啊,每次你都安排的稳稳当当的,这么多年了,那死鬼都没有察觉,真是傻得可以……蠢蛋,傻逼……”银蓉在宋畎怀里惬意的舒了舒身子,任由宋畎的一只大手在她黑的沤红的烂逼上随意摩擦,那块逼被很多男人干过了,她觉得只要有了这东西,男人那东西要多少有多少,只要能爽,被谁插她根本无所谓,只是停留时间长短的问题而已,够大够粗的就停留久一些,不够大不够粗的玩玩也没什么,她觉得一切都令她满意极了,用不完的钱,生殖器雄大的情人,随意使唤打骂的丈夫,优秀基因的儿子,除了满足无穷无尽的性欲,追求一些奇淫技巧外,她真的找不出生活里还有什么值得追求的,空虚寂寞只有用一次又一次的刺激才能填满。
  在宋畎的一阵摩擦下,那块烂逼很快又湿润了,她知道又可以再玩了。
  字节数:11206
  【完】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